丈夫含泪捐爱妻器官救3人

“老婆,求你别睡了,我真的好想你。”6月2日上午,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25岁的王清春躺在病床上,眼睛微闭,面容平静。身旁的呼吸机,努力维持着她仅剩的一点生命体征。

医院狭窄的楼道内,挤满了她的亲人,她的丈夫罗鑫趴在病床前,用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口中一直念着她的名字,泪水也随一次次呼喊噙满眼眸。几分钟后,一声声压抑已久的哭声打破楼道里的安静。

他们知道,要同王清春告别了……

几天前,成都天府新区煎茶镇,怀孕32周的王清春,如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去送餐。但没走多远,她便遭遇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虽经全力抢救,但她脑部受损严重,最终被宣告了脑死亡。

在挣扎一夜后,家人决定将她的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传递出她的善意,“去救助更多的人,也能用另一种方式让她‘重生’。”

意外/

骑车送餐途中,年轻孕妇遭遇车祸

5月28日,天府新区煎茶镇,罗鑫和妻子王清春在他们经营的饭馆里忙碌着。虽然已怀孕32周,王清春仍坚持操持店里的活。

“我说请个小工,让她回家休息,可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罗鑫说,有些要强的妻子其实是为节省家里开支,“我们开这小饭馆,已经欠了一大笔账,想着提前还请欠款,能省就省了。”

当天下午6时许,罗鑫在厨房里忙着炒菜,王清春接到订单后,便打包好一摞饭菜,骑着电瓶车去送餐。临走时,还说了声“送餐地点不远,别担心。”

然而,没过几分钟,罗鑫的电话响了起来。“弟弟打来电话,说她出车祸了。”没来得及多想,罗鑫立马丢开锅铲,一路狂奔到离店不远的成仁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让他心碎:“饭菜洒落一地,妻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赶到时,她已经昏过去了。”很快,救护车赶到现场,将王清春送往医院进行急救,“当天就进行了开颅手术。”

当晚,医生走出手术室就对罗家人摇了摇头,“我们尽力了,但颅脑损失太重了,她快不行了。”

呼唤/

丈夫鼓励妻子:你一定要挺过来

对罗鑫而言,王清春是他承诺要照顾一辈子的妻,从相识到成婚,都是个贤惠善良的姑娘。“我们是打工认识的。”几年前,在外打工的罗鑫,与家住中江的王清春结识,很快两人便坠入爱河。

婚后,小两口借钱在天府新区煎茶镇开了家饭馆。“这些年,我们很少休息,一心想着早点还清欠款。”罗鑫说,店里就3个人,他当厨师,妻子负责买菜、送餐,母亲负责招呼客人。

小饭馆的生意越做越好,王清春更是怀上孩子,一家人生活更是和和睦睦,“生活也就更有奔头了”。

每每想到这里,罗鑫都会忍不住流泪。5月30日下午,他又走进病房看望妻子,特意整理了衣服和凌乱的头发。随后,轻轻俯下身,趴在妻子耳畔一遍遍呼唤起来:“老婆,你别睡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

然而,病房里除了呼吸机声响,他始终没等到任何的回应。

挣扎/

妻子被判脑死亡 家人含泪捐器官

5月31日,罗鑫再次找到主治医生,但得到的结果仍是一样。当天,他站在病房外的楼道内,背靠着墙壁缓缓坐了下去,“脑壳很乱,完全不知道该咋办。”

“有人跟我说,都希望有奇迹让她活过来,但医院已经确定不行了。”罗鑫说,一直憧憬着将来生活改善,给老婆补上蜜月,戴上婚戒的罗鑫,从没想过会突然就与妻子阴阳相隔,对他而言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当时他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如果能把她的其它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病人,这也算是我妻子的另一种活法。”

那一晚,他和双方父母商量了这事儿,大家都陷入纠结中。6月1日凌晨5点,医院宣布王清春腹中的孩子也没了气息。最终,罗鑫一家咬牙作出决定,再找专家全力抢救,“如果还没希望,就捐吧。”

又是一夜未眠,罗鑫头发很乱,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婚纱照,眼泪止不住地流……

6月1日下午,王清春转院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当天,医院对病人做了详细的检查,确定其已经属于“脑死亡”。

新生/

器官配型成功 将救助3位病人

6月1日晚11点左右,罗鑫坐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内,协调员何老师为他详细讲述了捐献事项。

“对于每一个器官捐献的人来说,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我们是绝不会放弃的。”何老师说,不论从哪边医院的诊断结果来看,王清春已经确诊为“脑死亡”了。在实际的操作中,这样的病人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随后,按照器官捐献相关规定和流程,王清春的家属在自愿捐献她的双肾、肝脏的无偿捐献同意书上签了字。2日上午11点过,王清春被推出病房,进入手术室进行器官获取。在过道上,丈夫罗鑫趴在病床前,用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一家人也跟着移动病床,一路陪她抵达手术室门前,同紧闭双眼的王清春作最后的告别。

当天下午6点过,记者与协调员何老师取得联系,她说,目前,王清春的双肾、肝脏都已成功获取,目前有3名待救治病人也配型成功,即将等待手术。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见习记者 曹菲 实习生 昔兴琪 摄影 杨涛

想起妻子,罗鑫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老宅的门板竟能换一栋别墅?下回来它们还在吗?



  在云南红河之行中,数石屏,建水两处古城行程最为饱满深刻,先不说在云南边陲之地有如此汉风古建让人诧异,更惊讶的是来了云南这么多次,越发觉得对云南了解是如此浅薄。可能也因为如此,每每发现一新奇事物都如获至宝喜悦。

  石屏是云南红河之行最后一站,当正午到达郑营村时,这片有600多年的古村落精致得让人叹为观止。跟着当地地接穿梭在不经修饰的街道小巷子当中,每每会因为发现某家檐前的落藤蔓而止步,也会为某家老屋而忍不住闯进别人家中庭院,好不容易地接才把我们带到一家老宅前面,“陈氏民居”是清末进士陈鹤亭故居。

  鹤亭是云南的名气并不只在于他修建了云南第一条民营铁路,更主要他一生倡导兴学办学,心系教育,在石屏办了多家学校,培养了不少杰出人才。再者,陈进士为官清廉,禁娼反腐,并在护国战争中为国家筹集军响,鞠躬尽瘁。因此在他逝世后,人民为他兴建宗祠,修建铜像以供后人赡仰。

  陈家大院的气势让人心折,从进门开始就能感受到官家的考究,大户人家的三进四合院式建筑,从下院,中堂到上院一处比一处典雅贵气,向前的每一步惊喜愈发浓郁,原木门窗镂空雕花没半点过分奢华却精致了岁月古风。

  庭院四周木制阁楼丝毫没现沧桑之迹,仿如红楼梦现,青石地板一步一实在地把岁月硬生生地拖留停下,引导游人感知当年。恰好日照直投进入庭院中央,至身其中混然忘却身处何地何时,思绪只相随着每一格雕花去触摸往事前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人迹已渺,才不舍地拾步上阁楼,轻轻地走着每一步,慢慢地深陷在这所百年老宅中,陈进士家的诗书遗风如深深地沁入这里的每一根木料内。使得其清雅百年不减,随着岁月酝酿反而醇香。

  二层是小姐们的闺房,外飘的走廊木雕栏杆上镶嵌着长?,轻倚栏,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上飘浮的白云。白云的自由飘荡与大宅的古朴幽深对比是如此强烈,如此仰望天空能深刻感知着闺秀们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暇想。

  彩色琉璃窗花点缀着这座朴实而又华美的木制建筑,让深沉的色调增添几分明艳,在这里停留的分秒都如同阅读着古旧书卷。半丝的匆忙都恐怕亵渎了灵气。

  据地接解说,如今陈家宅每一梁一柱都价值千金,最昂贵的数下面几道雕花木门因为材质稀有,门板的市面价值能抵得上现在一栋别墅价格,整栋大宅如今已经价值几千万。可是古建筑的价值难以以金钱衡量,它除了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还见证也当时的建筑工艺,很多失传的工艺造就的精致是不可复制的。

  从陈宅的完好保护也能看出当地对其保护的细致,可是能意识到古建筑价值的人还是不多,古建破坏还是时有发生,人为的破坏盗窃,风吹雨打的侵蚀,这些美丽的建筑终将随着岁月慢慢消逝,文明不是看城市如何现代化,车上的名车有多少,而是一个城市甚至于一个国家的历史底蕴能否延续下去。每每看着欧洲的古老建筑千百年仍然屹立时不仅深思为什么在我们这里象神话般困难?